股票代码:834089

干货满满 资本大佬在国家级创投峰会上畅谈未来之路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7日 信息来源:

微信图片_20181017170018.jpg

2018年10月10日,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科学技术部、四川省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六届中国创业投资行业峰会”在成都顺利举办。在论坛环节中,来自政府金融监管部门、创业投资机构、金融机构、行业协会的嘉宾们围绕多个主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在观点的碰撞中,嘉宾金句频出,峰会干货满满。

定位之辩:产业投资基金定位

——产业引导为本 勇担社会责任

微信图片_20181017170026.jpg

在论坛“新使命:产业投资基金的责任与担当“中,苏州元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刘澄伟在对产业基金发展现状进行简要梳理后,提出了产业基金如何扶持产业、如何平衡产业引导和投资收益的问题。

产业基金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来自中国国投高新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杜仁堂副总经理指出“产业基金的目的首先是发展产业,是有其特定的目的,其次可能才需要考虑它的收益的问题”,比如由国投创业管理的中央企业扶贫产业基地最优先的目的,还是通过发展产业来提供造血的功能,促进脱贫,带动地方税收收入。“我们是中央企业本身不管是做经营做投资还是做产业,都有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或者国家责任。”

在平衡产业引导性和投资收益问题上,海德邦和投资公司总裁陈宝胜和四川产业发展产业引导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璐不约而同地认为,两者其实是完全统一、不矛盾的。从企业产业投资角度,对企业所在的优势产业进行投资就是在扩大市场,为企业创造效益,而不是单纯追求投资退出套利。从地方产业布局角度,王璐认为“本身产业扶持的就应该是有前景的,而且是有潜力的,是我们需要的产业”,当企业逐渐成熟,市场化收益是一定会有的。

作为来自四川当地的代表,王璐董事长同时分享了地方产业基金发展定位之道。“作为地方投资基金,要支持的是四川有优势的产业,或者布局一些未来有成长潜力的,有助于整个四川经济发展的产业”。在投资时,“产业基金最需要做的是坚持和贯彻围绕核心产业以及上下游产业链来做的原则,保证投资目标一致坚定,从而真正实现产业基金的投资目标。”

经验之谈:产业投资基金运营

——市场化运作 健全激励制度

针对如何扶持产业发展,国家科技风险开发事业中心的杜俊华副处长介绍了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的经验。“从制度设计上我们有三种支持方式:第一是通过设立创业投资子基金,通过股权投资科技成果转化企业,来帮助企业发展壮大;第二是贷款风险补偿,我们对发放支持企业科技成果转化贷款的银行,给与一定的风险补偿;第三方面就是绩效奖励,我们对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贡献比较大的相关的机构个人,给予资金奖励。”在投资原则上,他表示为了实现引导功能,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目前主要遵循了引导性、间接性、非营利的原则。通过投资比例要求、不参与直投、收益让利给出资人或管理团队实现尽可能实现产业引导。

中金资本副总裁肖枫着重分享了中金资本近些年快速发展的经验。首先,他认为产业基金和其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差别在于投资期限更长,眼光要放更长远。“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上最大的问题就是严重缺乏长期稳定的资本供给,尤其是长期股权配置环节上严重缺乏。”其次,在投资时,产业投资基金在产业引导目的之外,也需要有充分的市场化决策机制。上级部门可以“在合规和行业导向上给予经常性的指导”,但投资决策一定要市场化运作。在实现引导性上,肖枫也进一步强调了市场化的重要性。

海德邦和投资公司总裁陈宝胜则提出了“不忘初心”的问题。他认为,做投资尤其是做企业背景的产业投资,必须要明白什么是投资的常态。“常态是有没有把产业搞好,有没有考虑到产业协同。产业投资是靠产业,价值成长来赚钱,而不是靠套利。所以能达到个位数的利润就可以,不能要求百分之几十的利润”。同时,他也分享了自己企业产业角度的投资经验,“每投资一个企业做并购,都需要考虑能不能对企业提供增值,有没有产业实力。”

身处何处:创投行业面临危机

——内外环境复杂 监管多变

微信图片_20181017170031.jpg

创投行业2018年进入了调整期,未来将何去何从?创投机构又应该如何调整战术?接下来,在题目为“新征程:‘创业创新+创投’经验与发展展望”的主题论坛上,来自多家知名创投机构的嘉宾们针对创投行业当前遇到的问题和自身的经验进行了分享。

首先,主持人萄京娱乐股份公司联合创始人、行政总裁华晔宇认为,2018年是创投募投管退各个环节都很难难的时期,并由此提出两个问题:“第一个,创投对于创新创业的意义是什么?第二,创投行业目前遇到的问题深层原因是什么?”

对此,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认为,影响中国创投行业发展的就是三个因素:钱,税收和退出渠道。“有钱的机构,第一个是国有企业,第二个是政府,第三个金融机构,这三个全部是国有,所以这些钱要想走市场化的路是非常不容易的。国有资本未来应该用母基金形式进入,不应有直投的方式。”退出方面,陈玮提出“现在个人LP参与行业少,是因为前几年有很多被忽悠进入创投行业,到现在连本钱都没拿回去,因此退出不畅也会影响着行业的发展。”

水木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同时也是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京津冀创投联盟秘书长唐劲草则结合自身的经历和了解,分享了为什么国家需要政策支持创投发展。首先,中美贸易战环境下出现了来自外部的相对封锁。“美国现在对投资人签证、投资项目审查越来越严,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加需要国家鼓励创投,从而提高科技创新自主创新的能力。”第二,中国创投行业的“寒冬已经到来了”。一方面是募资难,资本寒冬下,“现金为王,烧钱也必须放慢节奏”。另一方面是行业不确定性太大,从资管新规到税收,再到双GP双管理人模式监管,都在不停变换。尤其是强监管,“强监管之后我觉得给我们创投机构各方面的成本增加的确实太多了。因为一旦做得不好,很有可能上黑名单,这是灭顶之灾”。

创新创业要走“运动”化之路还是回归本源,达泰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李泉生认为,创新创业非常重要,但不能搞成一个运动,“如果搞成运动,那会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恰恰因为过去搞成了运动,对行业造成了负面的影响,这个是今后要吸取教训”。过去说“创投要成功有四大要素:人才、技术、资金、资本市场。”虽然前两个要素获得了大大改善,但是现在后两个要素资金和资本市场都出了问题。“我们的储蓄率很高,所以不是缺钱,缺少的是信息和政策环境支持。同样,资本市场也是有,但市场监管太复杂反而带来了非常负面的影响。”

创东方合伙人李予强分享了自身的投资经验。“创东方聚焦于某个产业,除了投资,我们还要深深地和企业扎根在一起,利用自己的能力、资本优势和自己生态上的优势,为企业提供更好的增值服务。”李予强还结合问题进一步回答了为什么创投企业本身获得感不强的问题。他认为,“市场上需要专业的LP,需要有培训或创投氛围,理解创新创业的辛苦,为创投行业提供信心,这样才能在政府和龙头企业出资20%之外,补全剩下的创投资金缺口,否则国有和产业资本也不出钱,也难以发展。”

未来之路:创投行业走向何方

——期待政策支持 动力转变曙光初现

在对现状认识的基础上,论坛主持人华晔宇进一步抛出第二个问题,“在目前创投自身生存环境变得微妙又复杂的情况下,创投自身该如何发展,未来政策又有哪些可能的转变?”

陈玮结合自身在创投行业20年的经验进一步指出,“创投行业到现在为止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台阶上。与之前相比,中国创投未来的希望就在于创业从靠自身资源转向了靠技术创业。做创投看早期项目投资,我们看到非常多聪明的人,来自MIT、清华、北大的最优秀学生都在技术创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也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创业黑马科技公司董事长牛文文则分享了他在创业服务行业的心得体会。针对创业和创投的关系,他结合创业黑马培育创业者平台的经验说明了创投对于中国发展双创的重要性,“没有创业投资,就没有中国的创业创新”。而对创投行业的未来,牛文文认为“中国创投行业还得靠人民币基金来支撑。”“美元基金一定会投平台类的公司,垄断同时还产生巨额亏损。这种逻辑不是中国式的创业创新。”在中国, “创业创新创造智慧的结果是应该小企业能长大,而且能够自主创业。过度依赖风口资本的创业者,即便成功也是一个负面的表彰。”烧钱大战虽然可以弥补一定管理短项,但单纯追求并购跑数据是违背企业成长规律和创业成长规律的。因此,需要更多地用创业精神走后面的路程,以本土资金和本土产业形成健康闭环。“不应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而应该是百花齐放。”

针对创投行业遇到的问题,作为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唐劲草则着重强调了母基金的作用。中国母基金行业的发展速度之前比较快,现在真正能够出钱的也是母基金,特别是国有母基金,总体呈现了“国进民退”的情况。受到政策影响,母基金行业增速也在放缓,这将进一步影响创投行业的发展。因此为了促进创投行业的发展,唐劲草认为,民营母基金非常重要,需要“国家重视母基金行业,将母基金作为一个独立的行业来看待、来支持。”

四川宏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黄明则从最近的两本书分享了他的经验。《五角大楼之脑》介绍了美国军方在带动科技发展的作用,黄明结合自身与军方一年多的接触,发现我国的思路也在转变,“下一步的创新创业,在军民融合方面也许是一个大的突破口和机会”。从《阿特拉斯耸耸肩》中受到启发,黄明认为不论政府、银行、投资都有困难之处,现在国有资本不求赚暴利,但不能亏钱,这种道德风险导致投资很难。

Copyright ? 2014-2016 萄京娱乐(zsvc.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经营许可证编号浙ICP备09008796号 站点地图
TOP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查看手机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